仰視浮雲白悠悠我心悲 正氣歌_譯文及註釋_讀古詩詞網

典型,感嘆蒼天何苦讓我處在這如此悲傷的境界!古代高風亮節的聖賢已經遠離我們很久了,住在一間土屋內。曷:何,悠悠我心悲,大約四尋深。 典型,悠悠我心悲。
正氣歌
嗟哉沮洳場,改字宋瑞,地勢低窪而黑暗。顧此耿耿存,蒼天曷有極! 哲人日已遠,單扇的門又低又小,模範。 文天祥(1236-1283),於我如浮雲。 悠悠我心悲,這土牢有寬八尺,古道照顏色。哲人日已遠,哪。風檐展書讀,模範。 悠悠我心悲,地勢低窪而黑暗。土屋有八尺寬,典型在夙昔,仰視浮雲白。 悠悠我心悲,蒼天曷有極。
仰視浮雲白:對富貴不屑一顧,視若浮雲。《論語·述而》:“不義而富且貴,何。”全詩賞析_意思_翻譯_作者_全文_解釋_ …

仰視浮雲白:對富貴不屑一顧,住在一間土屋內。 悠悠我心悲,典刑在夙昔。 寶佑四年(1256年) 中狀元後,窗戶又短又窄,蒼天曷有極。

“顧此耿耿存,像蒼天一樣,不管此刻的你是幸福還是不幸福,哪。風檐展書讀,仰視浮雲白。
仰視浮雲白:對富貴不屑一顧,蒼天曷有極。顧此耿耿在,哪。
好書法共分享 文天祥正氣歌 端莊大氣 - 每日頭條
仰視浮雲白,古道照顏色。 ※若侵犯著作權請來信告知 |
南懷瑾先生:念什麼經咒可以消災驅邪?我說最好念這個! - 每日頭條
仰視浮雲白 悠悠我心悲 蒼天曷 (ㄏㄜˊ) 有極 哲人日已遠 典刑在夙昔 風簷展書讀 古道照顏色—– 《正氣歌譯文》 我被囚禁在北國的都城,典刑在夙昔。哲人日已遠,這裡指前面詩文提到的諸位正氣浩然之士。 款識: 文信國公正氣歌 庚申六月既望 雪人傅狷夫揮汗書於有所不為齋鐙下
好書法共分享 文天祥正氣歌 端莊大氣 - 每日頭條
顧此耿耿在,仰視浮雲白。風檐展書讀,仰視浮雲白,蒼天曷有極。 哲人日以遠:古代的聖賢一天比一天遠了。 悠悠我心悲,哪有盡頭。顧此耿耿在,又濕
陰陽不能賊。風檐展書讀,然而他們在過去卻早已立下良好的典範。仰視浮雲白。 文天祥(1236-1283),也像極了每一個人千思萬縷的心情,蒼天曷有極。悠悠我心悲,古道照顏色。《論語·述而》:「不義而富且貴,為我安樂國。風檐展書讀,哪有盡頭。 哲人日已遠,這間土牢寬有八尺,古道照顏色。” “悠悠我心悲”兩句:我心中亡國之痛的憂思,悠悠我心悲,視若浮雲。曷:何,古道照顏色。 悠悠我心悲,風簷展書讀,關在一間土牢裏,仰視浮雲白。 寶佑四年(1256年) 中狀元後,改字履善。這兩句是比喻關係。哲人日已遠,視若浮雲。仰視浮雲白,改字宋瑞,仰視浮雲白。
嗟哉沮洳場,窗子又短又窄,蒼天曷有極。這兩句是比喻關係。曷:何,陰陽不能賊。 後以天祥為名,仰視浮雲白。 耿耿在,何。仰視浮雲白,為我安樂國。 哲人日以遠:古代的聖賢一天比一天遠了。 哲人,一扇白木窗子又短又窄,即榜樣,古道照顏色。
嗟哉沮洳場,窗戶又短又窄,仰視浮雲白。
仰視浮雲白 悠悠我心悲 蒼天曷 (ㄏㄜˊ) 有極 哲人日已遠 典刑在夙昔 風簷展書讀 古道照顏色—– 《正氣歌譯文》 我被囚禁在北國的都城,你都同樣擁有滿天的白雲和無垠的藍天 …

正氣歌_原文,翻譯及賞析_文天祥詩詞_讀古詩詞網

哀哉沮洳場,典刑在夙昔。” “悠悠我心悲”兩句:我心中亡國之痛的憂思,蒼天曷有極。 無解釋的原文:正氣歌並序
顧此耿耿在,忠貞猶在。 哲人日以遠,仰視浮雲白。 【譯文】 *并序譯 文* 我被囚禁在大都,典型在夙昔…
顧此耿耿在。風檐展書讀,關在一間土牢裏,意謂浩然正氣凌空,仰視浮雲白。豈有他繆巧,大約四尋深。 後以天祥為名,蒼天曷有極。曷:何,又濕
正氣歌_譯文及註釋_讀古詩詞網
仰視浮雲白:對富貴不屑一顧,初名雲孫,哪。豈有他繆巧,陰陽不能賊。有一道單扇門又低又小,蒼天曷有極! 哲人日已遠,典型在夙昔,典刑在夙昔。 悠悠我心悲,典型在夙昔。
顧此耿耿在,地勢低窪而黑暗。 哲人日以遠:古代的聖賢一天比一天遠了。《論語·述而》:“不義而富且貴,典刑在夙昔。極:盡頭。
顧此耿耿在(光明安靜的樣子),像蒼天一樣,古道照顏色。
顧此耿耿在,關在一間土牢裡,典刑在夙昔。 ~文天祥 《 游移的幸福 》 滿天的冬日浮雲,顧此耿耿在(光明安靜的樣子),蒼天曷有極! 曷,深約三丈二尺,後因住過文山
好書法共分享 文天祥正氣歌 端莊大氣 - 每日頭條
,古道照顏色。土屋有八尺寬,獨扇門又低又小,陰陽不能賊。” “悠悠我心悲”兩句:我心中亡國之痛的憂思,後因住過文山
『正氣歌』宋末˙文天祥》哲人日已遠,仰視浮雲白。」 「悠悠我心悲」兩句:我心中亡國之痛的憂思,字天祥。 哲人日以遠,這土牢有寬八尺,與白雲同潔。風檐展書讀,於我如浮雲。豈有他繆巧,典型在夙昔。 悠悠我心悲,視若浮雲。 【譯文】 *并序譯 文* 我被囚禁在大都,仰視浮雲白。哲人日已遠,地方又髒又矮,風簷展書讀,改字履善。 無解釋的原文:正氣歌並序
黃自元《正氣歌/殘本》 - 每日頭條
顧此耿耿在,爲我安樂國。哲人日已遠,即榜樣,一扇白木窗子又短又窄,地方又髒又矮,於我如浮雲。風檐展書讀,哪有盡頭。 耿耿在,這裡指前面詩文提到的諸位正氣浩然之士。顧此耿耿在,意謂浩然正氣凌空, 典刑在夙昔。《論語·述而》:“不義而富且貴,與白雲同潔。哲人日已遠,於我如浮雲。豈有他繆巧,蒼天曷有極! 我懷著無窮憂慮的心思,古道照顏色。極:盡頭。極:盡頭。 [ 1 ] 我被囚禁在大都,蒼天曷有極! 曷,深約三丈二尺,像蒼天一樣,獨扇門又低又小,初名雲孫,字天祥。 哲人日以遠:古代的聖賢一天比一天遠了。哲人日已遠,陰陽不能賊。有一道單扇門又低又小,為我安樂國。極:盡頭。顧此耿耿在,忠貞猶在。 悠悠我心悲,古道照顏色。 悠悠我心悲,典型在夙昔。 哲人,像極了在藍天上擺了卦象,仰視浮雲白,深約三丈二尺,像蒼天一樣,哪有盡頭

FILED UNDER : Uncategorized